Home > Book
Check-outs :

所羅門與百合花 /

  • Hit:68
  • Rating:0
  • Review:0
  • Trackback:0
  • Forward:0


轉寄 列印
第1級人氣樹(0)
人氣指樹
  • keepsite
  • Introduction
  • About Author
  • Collection(0)
  • Review(0)
  • Rating(0)
  • Trackback(0)

所羅門與百合花張曉風代序  如果我們可以把散文比做醇酒的話,則每種不同的酒其實各自有它最恰當的飲用溫度。  有一種烈郁卻又加冰塊的酒,其實是一組奇怪的矛盾,像那首「羅密歐與茱麗葉」的主題曲裡說的─它是燃燒的冰。這種散文看來疏離空漠,既不呻苦也不歡呼,只有安靜的沉吟。誰寫過這種散文呢?詩人孫維民所寫的散文集《所羅門與百合花》,我將之視為第四類的加冰烈酒,看似不熾熱、不介入,但因為醇濃的酒精成分,一旦入喉,仍然令人五內俱焚。   孫維民的詩和散文都一貫徘徊趑趄(他在徘徊中挺進,在趑趄中上升),是二十世紀的末葉,鑼鼓喧囂的世界中刻意約斂自制的聲音。像〈反光〉一文中,他連用了四十一個名詞如下:  皮包和皮帶的扣環。項鍊。汗濕的眼鏡框。戒指。鈕釦。手錶。......這樣的安對那些慣於在文學中尋找暖意的讀者是寒酷了一些。它像振耳欲聾的飛機場跑道邊的草棵中的細細蟲吟,又像叢林戰爭之際一枚嗒然下墜的松子落地之聲。有點和這個時代不搭調,但卻是堅實的、真誠的,且永恒的聲音。孫維民連用了四十一個名詞而面不改色,你只能說他在刻意讓位,刻意淡出,讓事件自己登台,自己成為主角。  然而,在另外某些篇章中,孫維民也自有他的鬱勃沉重,像在〈對鏡〉中,他描述長者和男孩的峙立:「他不疾不徐地對著男孩敘述自己的故事,故事背後當然隱含著某種深意。他的眼珠在鏡片內無聲地移動著,表情甚至可以稱為悲憫。男孩專心地聽著,可能的發展中,指示最隱妥正確的一條路途。」  男孩終於敗下陣來,臣服於成年人對人生的遊戲規則指導,讀之令人喟然自傷。  每種酒,各有它自己適於被飲用的溫度,那不重要,重要的是,酒質的甘醇沉厚,回味的悠長雋永。對,重點是,它必須是好酒。且斟一盞孫維民的冷冽馥郁,並在冰晶玉瑩中体會其間的熊熊火燄。作者簡介  孫維民,民國四十八年生。政大西洋語文系畢業,輔大英國語文學碩士。擅長散文、詩、極短篇、文學評論。曾獲梁實秋散文獎首獎及佳作、中國時報新詩首獎及評審獎、中央日報新詩獎、藍星詩刊屈原詩獎、優秀青年詩人獎等。文風精緻獨特,思維綿密,涉獵廣博。著有詩集《拜波之塔》、《異形》。作品多次選入國內重要選集。

作者簡介   孫維民,民國四十八年生。政大西洋語文系畢業,輔大英國語文學碩士。擅長散文、詩、極短篇、文學評論。曾獲梁實秋散文獎首獎及佳作、中國時報新詩首獎及評審獎、中央日報新詩獎、藍星詩刊屈原詩獎、優秀青年詩人獎等。文風精緻獨特,思維綿密,涉獵廣博。著有詩集《拜波之塔》、《異形》。作品多次選入國內重要選集。

Must Login
Must Login
Must Login
Must Login


Teackback URL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