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> Book
Check-outs :

新時代的歷史觀 : 西學為體, 中學為用 /

  • Hit:89
  • Rating:0
  • Review:0
  • Trackback:0
  • Forward:0


轉寄 列印
第1級人氣樹(0)
人氣指樹
  • keepsite
  • Introduction
  • About Author
  • Collection(0)
  • Review(0)
  • Rating(0)
  • Trackback(0)

  大概距今約一百年張之洞作《勤學篇》,內中提及「圖救時者言新學,慮害道者守舊學。舊者不知通,新者不知本。」這是「中學為體西學為用」理論上的根據。

 

  一百年後我們的食衣住行,對人態度、社會習慣,以及日用辭彙,都與晚清末年有了至大的差別,看來接受西方經驗多,全部因襲於傳統的有限。這並非我提倡應當如此;而是實際的發展確已如此。 


  況且我們所引用的「體」與「用」也與前人所敘不同。在我看來,體是組織結構,對一個國家來講,包括政府行政系統,及於修憲與選舉,軍備與預算等。就此看來,今日也仍是受西方的影響大,保留舊有的習慣少。即是今日之懸國旗唱國歌,參加國際會議與競技比賽,都與體制有關,也都與西方習慣銜合。惟獨「用」乃是精神與效能的發揮,反可以保持中國人的習慣與長處,做到張之洞所謂「知本」。 


  一百年前若有人預知今日中國效法西方之程度,必定會蹙首長嘆。這也是標榜「中學為體西學為用」所作界限之用心。殊不知我們所謂「西學」,大概不過現代的思想與技術,絕大部分只在近五百年內發源於西方。即是西方每一個國家從「朝代國家」改造而為「民族國家」的過程中,亦即從中世紀社會進展到現代社會的過程中,也都要經過一段折磨,也都曾在棄舊從新的過程中感受到體與用間的徬徨。既然如此,我們早已經無庸為著「華夷之分」而躊躇。今天父母送孩子上學,也必叮嚀他們注重外交,接受西方的自然科學不算,還要在政治學、經濟學、心理學諸方面迎合西方的新思潮。



黃仁宇(1918~2000)



  1918年生於湖南長沙,父黃震白曾為同盟會會員。36年入天津南開大學電機工程學系,學業因抗戰開始而中輟;後畢業於成都中央陸軍官校,任排長、代理連長。43年加入駐印軍隊,任新一軍上尉參謀;翌年,在緬甸密支那戰場負傷。戰後保送美國陸軍參謀大學,50年於中國駐日代表團上以少校階退伍。



  嗣候在赴美求學,獲密西根大學歷史學博士學位;他曾執教於紐約州立大學、哥倫比亞大學,擔任哈佛大學東亞研究所研究員,並參與《明代名人傳》和《劍橋中國史》集體編撰工作。



  他以《萬曆十五年》(1587, 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)一書蜚聲國際,廣獲學界及一般讀者好評。其後《赫遜河畔談中國歷史》更成為暢銷書,《放寬歷史的視界》、《中國大歷史》、《地北天南敘古今》、《資本主義與二十一世紀》、《從大歷史的角度讀蔣介石日記》、《近代中國的出路》等也都獲得各地華人社群的熱烈回應,成為學界異數,影響深遠。2000年1月8日逝世於美國紐約,享年82歲。

Must Login
Must Login
Must Login
Must Login


Teackback URL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