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> Book
Check-outs :

卡門在臺灣 /

  • Hit:56
  • Rating:0
  • Review:0
  • Trackback:0
  • Forward:0


轉寄 列印
第1級人氣樹(0)
人氣指樹
  • keepsite
  • Introduction
  • About Author
  • Collection(0)
  • Review(0)
  • Rating(0)
  • Trackback(0)

《卡門在臺灣》後記憤世的科學家,有一個絕妙的處所可供隱遁:把自己關進潛水艙,下沈到數千英尺深的海底,潛心研究深海生物或海洋地質,幾個月都不浮上水面。憤世的小說家,最佳隱遁處所自然是創作長篇小說了。書桌就是潛水艙,全神構思時,眼前高來高去的小說人物與事件,就是引人入勝的深海游魚。從事藝術創造活動時,對著朽與不朽手淫,復足以使人忘記水面上不幸的人間世。任何人只要曾經認識藝術世界的完美,就永遠不會對現實世界滿意。何況,台灣社會近年政治經濟弊案頻頻爆發、族群政治扭曲了社會正義,台灣人是最有資格憤懣甚至絕望的。也難怪談佛論禪在知識分子之間那麼流行。身處這股灰潮中,除了愛的喜悅,只有創造的喜悅能夠為我帶來生趣。一九九三年春天,我根據以往的構想,開始創作長篇小說《卡門在臺灣》。從事新聞工作,天天有機會與愚昧擦肩而過。收工之後,進入我的小說世界,我可以秉持工匠精神,追求完美;可以任意選擇交遊,橫施愛恨。正式動筆前半年,我記了近百則手記,蒐集了多種有關梅里美小說《卡門》與比才歌劇《卡門》的資料。為了解產生卡門這種典型人物的地理環境,實地感受那種特殊氛圍,我事先利用假期去了一趟西班牙,第一站就到了卡門故事的舞台||塞維爾市。我想創造的,是台灣的卡門,誕生自典故而具備獨特的生命。業餘創作長篇,就好像在颱風天搭蓋茅屋,隨建隨拆。辦公室的工作絕對不能掉以輕心,否則有辱作家這一行。五口之家的瑣事繁多,不會因我有個自行分派的寫作任務而減少。即使奮鬥到坐上電腦桌了,一個電話鈴響,就會把集合在我腦海中的人物統統嚇跑。有時下午寫得興起,身歷其境的感覺充塞胸中,索性晚餐也不吃了,無奈碰到夜晚上班時間,悵然關閉電腦。我只有把握例假、春節連續假期埋首寫作,力求情感與情節的連貫。有了長篇創作經驗,我不得不承認小說家沒辦法過正常人生活。比方說,一個安靜的下午,三個孩子玩作一堆,沒有糾紛,我趁機播放歌劇《卡門》喚起情緒,開始敲鍵盤寫作。門鈴突響。開門一看,原來是妻子找的電器修理工人,在她出門時來了。一個工作天就這麼毀了,我在哀悼的情緒中監工。《卡門在臺灣》採用「遺書體」敘事,我創作時必須把自己想像成面臨死刑的男主角。我描繪的世界,有股市的震盪,也有愛情的震盪,為了入戲,我覺得像演員一樣辛苦。寫完死刑執行的場面,自己被嚇得心臟狂跳、脊柱發涼。 小說創作有一種技巧,就是透過瑣碎細節的真實,達到「擬真」效果。故事中股市的種種,我並不陌生,唯有獄中生活情形和死刑執行的場面,必須現場了解。透過一位熱心朋友的協助,我獲得臺北看守所前所長胡擊雷先生慨允,參觀了臺北看守所的舍房和刑場。得知執行槍決的死刑犯躺臥的地方是砂地,行刑的槍聲經測試是七十五分貝。這些令人印象深刻的細節,都寫到小說裡了。長篇寫作之苦,真像女人生育之苦,想來令人膽落,不敢再試。新生兒迷人的笑靨,卻使得母親又思招來一個弟弟或妹妹。我深深疼惜自己筆下的卡門,她是我所能創造的最可愛的女人。我也欣幸,生命顛峰的激情與憤怒都保存在作品中了,未來我可以像欣賞琥珀中的昆蟲那般欣賞它。如此我將無憾地迎接我自己的衰老。

Must Login
Must Login
Must Login
Must Login


Teackback URL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