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> Book
Check-outs :

文字森林海 /

  • Hit:52
  • Rating:0
  • Review:0
  • Trackback:0
  • Forward:0


轉寄 列印
第1級人氣樹(0)
人氣指樹
  • keepsite
  • Introduction
  • About Author
  • Collection(0)
  • Review(0)
  • Rating(0)
  • Trackback(0)

書評








妙不可言的文字魔法書

林世仁的圖象詩《文字森林海》




  夏天,驕陽難擋,溫度上升,如果能到森林裡去,到海邊去,最好。如果哪兒也不能去,在家裡,翻翻林世仁的圖象詩集,到文字森林裡玩,到詩海裡游泳,感受文字的奇妙和清新的詩趣,也是很好的選擇,也許更好呢。如果再來一瓶冰涼的「茶X王」,一定很有詩意。


  林世仁是臺灣兒童文學界有名的文字魔法師,他從小《和世界一塊兒長大》,抓起一把文字,就可以變出《十一個小紅帽》,變出《十四個窗口》,讓人驚喜連連。最近,他把漢字當積木、當魔術方塊,耍起文字魔術來,表現出不同凡響的詩魅力!


  一般人印象中的圖象詩,認為只是利用文字排列模仿實物的文字遊戲而已,不太認同,大多數人不知道臺灣的圖象詩不斷的在發展變化,已有很多種不同的面貌了。林世仁的圖象詩集,就是最好的證明。


  我們使用的方塊字,具有「圖象基因」和「建築特性」,一個個的漢字,就像一塊塊的磚頭,可以堆疊出詩歌的殿堂。有一個天真的詩人就說過:「世界上建築師最好當了,他只要把磚頭疊在一起就行了。」建築師不以為然的說:「不,最好當的還是詩人,他只要把字排成行就好了。」當然,這只是笑話而已。


  詩歌是語言的藝術,是注重形式的藝術,詩歌的創造就是語言的創造。林世仁以他的文房四寶—電腦上的鍵盤、螢幕、滑鼠和應用軟體,從童心出發,創造出語言的圖畫,語言的舞蹈,他的語言表演,語言魔法是怎樣的,有什麼特色?可從幾方面來說:



一、創意



  本書是雙封面,向左翻,封面是「向右踩進詩海」,讀的是橫排詩;向右翻,封面是「左邊有座文字森林」,讀的是直排詩。創意還可以從目錄頁的編排和題目裡嗅出來,像〈煙囪寫的詩〉、〈螞蟻寫給冰棒的情詩〉、〈風吹鵝〉、〈嘰哩咕嚕找朋友〉、〈王小小減肥記〉、〈啦啦隊的花式練習〉、〈有一個字〉、〈森林裡的小紅帽〉、〈胖蘋果的朗誦詩〉、〈躲在簾子後面的詩〉、〈星期天誰來陪我玩?〉、〈倒讀詩〉、〈過馬路〉、〈有話待會兒再說〉等,好像什麼都可以寫,都可以「無」中生「有」,就是抓一把空氣,也能變出詩來。創意還可以從詩形式的翻新、突破上看出來。詩行的字,有大有小,有粗有細,有濃有淡,有中空字,有實心字,有的字還有色彩,有的字拉長又壓扁,有的字拆成偏旁和筆畫,有的字縮小,有的字放大,〈魔鏡〉裡有反體字,拿一面小鏡子來更好看。〈胖蘋果的朗誦詩〉把「紅」字印成綠色,把「黃」字印成黑色,要你「只念顏色不念字」。〈下雨了〉用很多冒號當雨點,詩句排成小雨傘。有的詩,只有一行,排成弧形,要轉換角度才能讀,有的詩句要倒著讀,有的要像轉陀螺似的轉幾圈才能讀。有的詩句排成井字,有的排成英文單字,排成迷宮,排成八腳怪,排成螺旋狀,真是花樣百出。他還把 30 個不一樣的「一」字排成一班,詩題就叫〈常態編班〉,他的〈團結力量大〉,只用了兩個字,真是厲害,他是怎麼做到的,這裡暫且賣個關子,請看詩集。



二、詩畫平衡,內容與形式合一



  林世仁利用分行、排列、空格、符號、字體大小粗細虛實顏色的變化、大量複製等,製造視覺效果,形體的或狀態的,把文字變成圖畫,展現空間觀念,讓圖畫直接表現詩境,他並不是只考慮文字的圖象經營,而壓縮文字的舒展空間,或忽略了詩意。〈山的連作〉有六首,寫各種不同的山,小山、胖胖的山、懶懶的山、好客的山等,行數有 7、11、15、19、21 行,最後一首是假山,其實寫的是海,改用藍色字,字排列成山的形狀,表現有人惡作劇。此外,有的詩句扮成雨傘、煙囪、稻草人、機器人,有的詩句隨風飛舞。〈牽紅線〉要連連看、填空。〈啦啦隊的花式練習〉,14 個字詞組合成五種隊形,隊形五沒寫出來,留給讀者想像的空間,類似羅青〈吃西瓜的六種方法〉,沒寫出最後一種吃法。〈仙人掌〉裡兩人吵架,一些罵人的、讓人聽了不舒服的詞語「誰理你」、「要你管」、「王八蛋」、「你活該」、「我最棒」、「笑死人」都變成了仙人掌的刺,會刺傷人。像〈仙人掌〉、〈王小小減肥記〉、〈毛毛蟲〉、〈實話〉、〈認錯〉、〈生氣的與不生氣的〉等詩,讀者看懂了,恍然大悟後就會有破譯解碼的快感,了解內容與形式真是配合得恰到好處。



三、機智、幽默



  林世仁有童心,有詩心,還有幽默感,能「從不如意中看出微笑」,〈王小小減肥記〉裡,從某年七月到第二年六月,不斷的跟宵夜、零食、冰淇淋、可樂等說再見,結尾是瘦小的一行「七月 耶!減肥成功——可以大吃一頓嘍!」。〈酒〉詩裡,「有時候讓人飄飄欲仙,想去找嫦娥聊天」,『有時候讓人變成「好好」先生,做什麼事都阿莎力』,「有時候讓人變成臭屁王,一粒沙也能膨脹成宇宙」。在〈造句練習〉裡,他和詞開玩笑,「可能」的造句是「喝可可能讓人變聰明,不讓我喝,很不應該」,「以為」的造句是「罵人?大人可以為什麼小孩子不可以?很不應該」,「也許」的造句是「我看見流星也許了願,還考零鴨蛋?流星很不應該」,「因此」的造句是「以上造句不好,全因此次題目很爛,題目很不應該」觸碰了字詞的斷與連問題,像「臺灣人多」、「我小時候不懂什麼叫做愛」、「無肺病牛」等,他用幽默的方式調侃大人,也讓事事怪別人「很不應該」產生趣味。



四、音樂性的經營



  在圖象、趣味的經營以外,《文•字•森•林•海》在詩的音樂性方面,也有不錯的表現。他利用尾韻、行中韻、字詞句的重疊、反復來增加音樂性。〈酒〉詩「有時候讓人變成關公,紅紅的臉說話讓人臉紅」就有行中韻。〈煙囪寫詩〉裡「有一些話你怎麼藏它╱它就是藏不住╱有一些夢你怎麼攔它╱它就是攔不住」。〈有一個字〉裡「有一個字徖太陽每天對著藍天說徖藍天每天對著白雲說」同樣句式的反復,也產生了旋律的效果。「叮叮噹噹響啊響地變成這首詩」、「小木偶說謊 鼻子長啊長」念出來都很好聽。


  林世仁把文字當道具,表演文字魔術;把文字當玩具,玩各種遊戲;也把文字當顏料和畫筆,畫出奇妙的文字畫。他顛覆了詩歌的傳統,解放了文字,創造了變化多端、讓人驚奇的詩世界。我欣賞之餘,不忍獨享,「食好湊相報」,特別邀請大家一起來看林世仁妙不可言的文字表演!





中華民國兒童文學學會常務監事◎林武憲

Must Login
Must Login
Must Login
Must Login


Teackback URL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