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> Book
Check-outs :

告別台北回家 /

  • Hit:39
  • Rating:0
  • Review:0
  • Trackback:0
  • Forward:0


轉寄 列印
第1級人氣樹(0)
人氣指樹
  • keepsite
  • Introduction
  • About Author
  • Collection(0)
  • Review(0)
  • Rating(0)
  • Trackback(0)

如果馬英九生在新加坡……


  有這麼一種?法:馬英九如果身在新加坡,會做得很出色。結果錯生在台灣,像個白面書生受流氓政客圍剿,招惹一身腥。只


  是,對一個在台灣成長受?育、畢生?台灣服務、並且即將領導台灣的政治領袖來?,這個比?未必是對他個人的一種讚揚,反而可能是對他情感歸屬的不敬。


  我倒更想知道,台灣民主體制所造就的這麼一個政治領導人,有?跟我們一樣深厚的儒家?養、西方訓練,以及迥然不同的民主經驗和體會,會怎麼看待我的國家。


  馬主席回答得很技巧:“很多人?,‘Singapore is a FINE Country’ 誒你知道嗎,我也常開玩笑?,‘Taipei is a FINE City’!你可千萬不要以?我在笑新加坡,因?我也在這樣做,台北市的罰款是全台灣罰得最多的地方,很大一部分也是參考了新加坡的模式。哈哈……”


  馬主席強調,新加坡在兩岸間的特殊角色不光是個協調人、或者第三地,而是建國以來的發展模式有不少?得兩岸參考的地方。在他看來,最重要就是“體現了法治是民主社會很重要的基礎”。“我自己是學法律的,李光耀資政也是學法律的。他在法治方面的風格非常讓人敬佩,可以?放眼兩岸三地和區域,新加坡在這方面做得最徹底。法治、清廉、效率,很?得學習。”


  念法律的馬主席正要崛起的當兒,念法律的李資政已經開始引退,但新台這兩位不同年代的“法治”領導人,卻有過不淺的交集緣份。


  馬英九憶起往事意猶未盡:“李總理跟蔣經國先生很熟,我在做蔣經國先生秘書的時候他經常來台灣渡假,最喜歡日月潭。而他每一次來的之前之後呢,我都奉命要寫一篇情文並茂的信給他,必須是充滿感情的,要有lots of personal touch!所以我每一次寫信給他都很用心。然後有一回,李總理又來台灣了,帶來他的英文秘書陳先生。我跟陳先生一談,才知道,那些信原來都是我跟他兩人之間的對話!哈哈哈哈!他也跟我?,原來他也得奉命寫信!哈哈哈!很有趣……”


  而當年蔣經國和李資政之間的深厚感情,讓年輕的小馬非常難忘:“李總理每一趟來,蔣總統就會特別把我叫去,交待我要怎麼樣怎麼樣,好好接待。後來我到新加坡訪問,李資政也很客氣,很願意見我,談蠻久的。”


  馬英九有感而發?,他能體會李資政長期以來對台灣的關心:“當然他在某些政策上,因?跟大陸的關係,沒辦法跟我們完全一致,但東南亞國家里面,新加坡算是對我們非常友好的。我們還有軍事合作啊……這點已經很難得。”



林琬緋



  短暫的十二年傳媒生涯,穿梭於電視、報章、廣播、網絡之間;摯愛的視像與文字終究沒能兩全,所以始終只能游走。感性是動力亦是要害,執著過後,正在認真學習回歸淡靜。



  《聯合早報》五年半,當過本地新聞與國際新聞記者,二OOO年任廣州特派員、二OO五年任台北特派員,在《早報中國》版開闢“台北超快感”專欄。



  另一個五年半,給了電視。新加坡電視機構(新傳媒前身)新聞編輯出身,兩年後即轉投報章。二OO一年中報業傳訊優頻道成立,出任新聞主播、體育主播、採訪兼培訓協調,至二OO四年終關台。



  傳媒生涯的最後六個月,協助開拓華文報新媒體平台。二OO七年四月離職,現?自由撰稿人。一九七一年生於新加坡,畢業自新加坡國立大學中文系,考獲澳洲墨爾本大學亞太研究碩士學位。

Must Login
Must Login
Must Login
Must Login


Teackback URL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