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> Book
Check-outs :

魍魎之匣 /

  • Hit:22
  • Rating:0
  • Review:0
  • Trackback:0
  • Forward:0


轉寄 列印
第1級人氣樹(0)
人氣指樹
  • keepsite
  • Introduction
  • About Author
  • Collection(0)
  • Review(0)
  • Rating(0)
  • Trackback(0)

眾所期待的絕版經典第二彈!京極堂系列第二本!日本最受歡迎的妖怪作家京極夏彥系列作品隆重登台。
* 第四十九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* 原著小說電影目前正在拍攝中,堤真一、黑木瞳、阿部寬等人主演,上海取景拍攝
被電車撞擊而身受重傷的少女,被送往醫學研究所之後,在眾人環視下從病床上消失。與此同時,相模湖分屍殺人案衍生了一連串支解殺人事件。魍魎,是否潛伏在暗處窺伺?
  兩個美貌且彷彿不食人間煙火的少女,相偕在夜裡去湖邊欣賞月光,其中一名少女卻意外落車而身受重傷。無意間搭同一班車下班的刑警木場修在強忍疲憊下接手處理案件,卻意外發現身受重傷少女的親人,是他暗戀了許多年的女演員。
  木場一面強自按耐內心情感浮動,一面卻也深陷難纏案件。身受重傷的少女在送到一棟如盒狀的建築物後,在眾目睽睽之下居然憑空消失了……
  作家關口偶爾為之取材寫作的三流雜誌《月刊實錄犯罪》,正在追查相模湖發生的分屍殺人案,編輯鳥口和關口聯袂前往現場追查,卻在路途中迷路而誤入一棟奇怪的盒狀建築物……
  在病床上消失的少女、相模湖分屍殺人案、追查案件的木場和關口、盒子般奇怪的建築物,到底是什麼將他們聯繫在一起?魍魎,真的只存在人心嗎?
  以陰陽師中禪寺秋彥為主角的「京極堂」系列,開創結合推理和妖怪傳說的獨特書寫新紀元。豐沛的妖怪知識、推理解謎的樂趣、鮮明的人物設定,構成了京極堂系列風靡全日本十數年至今不墜的超凡魅力。
  與古代陰陽師不同的是,斬妖除魔的京極堂,除的是棲息在現代社會中人心幽暗處的妖魔。
  且看身兼解謎偵探和除魅陰陽師身份的京極堂,一一揭開七種妖怪的真面目……
魍魎
  最早稱作「罔兩」,為影子之意。東漢的《說文解字》中,則成了「罔兩,山川之精物也」,不過魍魎確切的形象,《淮南子》中始見真章,形容其為「狀如三歲小兒,赤黑色、赤目、赤爪、長耳、美髮」《搜神記》中引「夏鼎志」云「「『罔象』如三歲兒,赤目,黑色,大耳,長臂,赤爪。索縛,則可得食。」《本草綱目》則稱其「喜食人屍肝」。
  於是在鳥山石燕的《今昔畫圖續百鬼》中,魍魎成了這麼副形象:「形如三歲小兒,赤黑色,赤目、長耳、披髮,據云喜食人屍肝」,並與原本是佛教用語,後來卻成為日本象徵怪物的「火車」結合在一起,成為火車中的怪物形象。
作者簡介
京極夏彥
  1963年3月26日出生於北海道小樽。日本最可能得到諾貝爾文學獎的推理小說家。在成為作家之前,原本是平面設計,業務內容包括書籍的裝幀等。他在工作之餘,寫下了處女作《姑獲鳥之夏》,而於1994年出版的此作如今已成為推理史上的不朽名著。1995年出版的《魍魎之匣》只是他的第二部小說,就拿下第四十九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。
  京極堂系列小說人物設定鮮明、佈局精彩,架構繁複,舉重若輕的書寫極具壓倒性魅力,書籍甫出版便風靡大眾,讀者群遍及各年齡層與行業。目前正以讓人瞠目結舌的奇快速度創作。在由他親手開啟的這一輪推理小說的太平盛世裡,京極夏彥無疑盡得輕、快、準、簡、繁之粹。
  系列小說作品除了目前已出版七本的京極堂系列之外,尚有巷說百物語系列。本系列的第三本《後巷說百物語》更讓京極夏彥拿下了二○○三年第一三○屆的直木獎,成為他的另一個高峰。除了小說系列創作外,京極夏彥更參與妖怪專門誌《怪》的封面設計、裝幀、妖怪研究,和小說連載。別人難以模仿、難以企及的作品,對他來說只是興趣。

魍魎--
形如三歲小兒,色赤黑,目赤,耳長,髮潤。好食亡者肝。今昔續百鬼.卷之下鳥山石燕╱安永八年(西元一七七九年)
  最早稱作「罔兩」,為影子之意。東漢的《說文解字》中,則成了「罔兩,山川之精物也」,不過魍魎確切的形象,《淮南子》中始見真章,形容其為「狀如三歲小兒,赤黑色、赤目、赤爪、長耳、美髮」《搜神記》中引「夏鼎志」云「「『罔象』如三歲兒,赤目,黑色,大耳,長臂,赤爪。索縛,則可得食。」《本草綱目》則稱其「喜食人屍肝」。
  於是在鳥山石燕的《今昔畫圖續百鬼》中,魍魎成了這麼副形象:「形如三歲小兒,赤黑色,赤目、長耳、披髮,據云喜食人屍肝」,並與原本是佛教用語,後來卻成為日本象徵怪物的「火車」結合在一起,成為火車中的怪物形象。
火車──
  西國雲州薩摩邊境或東國一帶有異事。葬送之時,俄有大風雨,其烈足以吹倒往來行人,葬棺時被吹飛。若擲守護數珠則異事消。否則棺木飛走,失其屍矣。此即火車捉屍,乃甚為恐怖恥辱之事也。愚俗有言:生涯多為惡事,地獄火車來迎。火車攜走死屍後撕裂其身,掛於山中樹枝岩頭。火車之名,乃佛者先言(中略)捉火車事,和漢多有事例。曰此乃魍魎之獸所為,魍魎或作罔兩、方良。酉陽雜俎引周禮曰:「方相氏毆罔像。好食亡者肝。而畏虎與?。墓上樹?。路口致石虎為此也。」。此獸常於送葬之時出來危害。故漢土聖人之世,方相氏披熊皮,作四目之形,大喪之時立於棺柩前,持戈入穴,擊四隅,乃為毆此獸是也。此即險道神,或可見事物之源矣。
茅.漫錄.下之卷
茅原定∕天保四年(西元一八三三年)

Must Login
Must Login
Must Login
Must Login


Teackback URL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