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> Book
Check-outs :

雲邊書 /

  • Hit:155
  • Rating:0
  • Review:0
  • Trackback:0
  • Forward:0


轉寄 列印
第1級人氣樹(0)
人氣指樹
  • keepsite
  • Introduction
  • About Author
  • Collection(0)
  • Review(0)
  • Rating(0)
  • Trackback(0)

詩、小詩、小說詩  一九九六年出版《緣無緣》詩集之後,我曾努力重讀自己的四本詩集《舉目》、《悲涼》、《毫末天地》、《緣無緣》。如果我是長期關注臺灣現代詩發展的評論者蕭蕭,該如何去看待一個出版了四本詩集的創作者蕭蕭?我如何審判自己?  那時,我腦海裡閃現了「詩」、「小詩」、「小說詩」這幾個字。  寫詩,我強調的是詩質的掌握,詩可以是詩自己去呈現,筆隨詩意而轉,但也無妨詩意隨筆而生,在不定形的情思中逐漸捏塑,逐漸清明可見。但我不喜歡先有既定的意識,而後在去牢籠詩意。詩壇中許多發表了卻未曾受人注意的詩,大抵是這類的詩,我詩集中拙劣之作,大抵也是這樣的詩。他們絕對不精彩,卻另有紀念意義,只是紀念意義也隨時間而淡化了!  是詩,而後還要求是小詩,這是東方文化的自然期求與特徵,日本、印度、古中國,無不如是。我的詩就是這種小詩。寫詩的過程,有時苦心經營,有時妙手偶得,往往因為體制小而更能琢細磨光,積極掌握詩的特質。是小詩就該是好詩,因為他自動過濾了雜質,純淨了自己。  早年我曾倡議「詩的小說企圖」。是詩,所以只能有小說「企圖」;是小詩,所以也只能有「企圖」。歷年來,臺灣詩壇傳誦不絕的詩作:鄭愁予的,亞弦的,余光中的,洛夫十行一首的,羅青,蘇紹連的,向陽的,無一不是具有小說之企圖,因而令人喜愛不置。如是,我的詩中是否不自覺地閃現著小說高潮或反高潮的設計?情節的濃縮或等待參與?即使只是「小詩」竟也無妨是「小說詩」,尤其是《緣與緣》與《雲邊書》,任何人不必對號入座,卻可以任自己加油添醋,橫生枝節,在詩中演義人生。  我不以為自己是在以詩寫小說,因為我不是一個擅於說故事的人,而且也沒有什麼人生傳奇、生活雜劇可以扮演、傳述。我只是在掌握生命中某一個感覺,這樣的感覺或許是可以相通的人性,或許是人性可以相通的地帶。不同的人可以經由類近的感覺去演繹自己的故事,形成新的演義,生命或許因為類近情境的比對而得以紓解,得以提昇。  若是,我將在我的詩中死去,而讀者將在我的詩中復活。維有讓詩能讓讀者在文字的延伸中再生,惟有小詩所留的想像空間足夠讓讀者坐臥奔逐起死回生。  因此,我詩中的小說企圖僅只於意念微動時的企圖,不會是小說詩,更不可能、也無意發展為詩小說、小說。  我的意念微動僅只於此。  這樣的意念微動,有時我攫取,有時任他飄浮,消逝。或許有那麼一點禪意,無須破解、棒暍,即使不懂不通也無妨。  我喜歡那樣的動念一閃,像雲飄過天際,沒有水紋。  這時,有人想要付與人物、時空、情節、衝突、高潮或結局嗎?  就讓雲這樣或那樣飄過天際吧!我在雲邊書寫。關於作者蕭蕭  1947年出生,以創作、賞析、導讀、評論以及方法的題提示,促使現代詩翻陳出新。曾出版詩集:《舉目》、《悲涼》、《毫末天地》、《緣無緣》。評論:《鏡中鏡》、《現代詩學》、《雲天之美、人間之真》等。編著《青少年詩話》、《現代詩創作演練》、《現代詩遊戲以及《新詩三百首》等,為現代詩貢獻不餘心力。

Must Login
Must Login
Must Login
Must Login


Teackback URL: